同时,微博消息中还表示,太傻留学总经理晏飞告诉他们,他一直在和华闻传媒集团沟通,协调此事。但是之后再无任何结果。“另外,广州分公司还有两名员工有生育津贴待发,这属于专款专用的款项,在咨询社保局不能转给个人的情况下,这笔钱能否如期发放员工成为未知数。”

1991 年,徐立华从西南交通大学硕士毕业,在外资企业做寻呼机研发工作。眼瞅着寻呼机进入中国之后,市场规模就以每年 150% 的速度剧增,他心里很苦闷,‘凭什么中国人只能用老外的寻呼机?’徐立华和同学蒲杰写出一份《关于研制生产中文寻呼机的可行性报告》,拿着这份报告,两人跑遍全国寻找投资商。